网站标志
 
图片
 
 
 
图片
产品分类
文章正文
社会企业家如何到达“商业”市场:《平凡的荣耀》引起的思考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4-06-11 16:07:17    文字:【】【】【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平凡的荣耀》讲述了金宸资本的几位投资人在职业生涯中的快乐与困惑,投资人这个角色也被推到了聚光灯下。

  在剧中投资人们的眼里,发现某种价值和慈善的目标似乎是非常对立的两面。今天,商业和公益的关系也被更多讨论。

  商业的方法究竟是如何解决公益的问题的?公益的价值是如何匹配商业价值的?社会企业家面对的市场,如果不是纯粹的商业市场,那是什么市场?其实在提出这几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还有更多的细节需要关注。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平凡的荣耀》讲述了金宸资本的几位投资人在职业生涯中的快乐与困惑,让我得以深入地从戏剧化的角度捕捉投资人这种职业角色的社会情感和行动特征。

  其中,最让我感到有趣的是,在片中的部分场景中,演员们反复提到了一句话:我们要做的是去发现价值;投资不是做慈善。在投资人们的眼里,发现某种价值(即确定一个可以长期开发的商业市场)和慈善的目标(去解决某个社会问题)是非常对立的两面。在遇到具体项目,这样的观念就会凸显出来。

  比如片中提到的婴儿保温箱项目,投资人余雯丽觉得:如果有这样一个高科技的保温箱,可以在婴儿出生以后,作为婴儿的保育空间,会极大地提升婴儿的存活率;但是,余雯丽的下属觉得,这个产品没有市场,利润单薄,不该投资。这就是现实的问题,在投资人的逻辑里,这两个对立的极端是无法调和的,即慈善的价值不是投资的价值;商业的目标无法在慈善中完成。所以,对于称职的了金宸资本投资人来说,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投资不是做慈善。

  事实上,如果更加深入地解构和扩大这组“对立”概念,我其实可以得出“投资”和“慈善”的矛盾,其实就是“商业”和“公益”的矛盾。理由很简单:投资的目标是商业市场,投资是将资金和资源以最大化利益地方式投放到商业中,并促使目标市场成功,因此投资和商业是逻辑一体的;慈善是以慈悲心行人伦之大善,公益是是公正心行社会之大益,公正心包含了慈悲心,社会大益亦包括了人伦大善。

  所以,在社会企业家的真实行动中,那个让他们无比困惑的问题——如何面对投资人?本质上其实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商业的方法究竟是如何解决公益的问题的?公益的价值是如何匹配商业价值的?进一步来看,当我们大大咧咧地提出这个著名论断——社会企业是用商业模式解决社会问题的组织的时候,我们似乎忽视了很多细节:

  3、所谓价值,无论是商业的还是慈善的,是否有一个可以通用的衡量标准使社会创新项目的开发过程得以有机统一?

  这样的问题还可以提出很多,但是笔者看来,这些问题的本质还可以充分整合,内核其实是:社会企业家面对的市场,如果不是纯粹的商业市场,那是什么市场?

  J. Gregory Dees (1998)在他著名的文章《The Meaning of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对于社会企业家做出过完整的定义。本质上,社会企业家也是一种企业家,具备企业家的大部分素质、能力和特征,比如,他们会把资源从生产率低的地方转移到生产力高的地方,这是一种很理性的获利动机。但是与此同时,社会企业家也会有强大的社会使命(Social Mission)。正是这两种乍一看并不统一的动机,在面对经典的市场概念的时候,就会产生本质的矛盾。J. Gregory Dees 是这样论述这种矛盾的:

  可以看到,在J. Gregory Dees描述的社会企业家“市场悖论”中,有三个值得被提出和总结的论述:

  还是拿片中的婴儿保温箱项目来说,创始人团队确实使用了高科技资源,余雯丽也很清晰地明白这个项目无疑是具有社会价值的,但是作为响应商业市场的投资人,他们难以从低价格的市场信号里提出优质的评估结果,造成了婴儿保温箱的市场对于社会企业家的不友好反馈。

  上文所说的市场,其实是经典的市场概念。显而易见,经典的(商业)市场在面对社会企业家的社会使命和他们所谓的“商业模式”挪用的时候,是缺乏支撑能力的。然而,这不是市场本身的错误。这意味着市场作为一个已经成熟和成型的概念,在使用它的时候,我们会默认它的基础论述,从而排斥掉社会企业家的社会价值——那些无法因为明确的购买冲动和“价格-需求”模型得以实现的利润价值。

  那么,作为社会企业家该怎么做呢?当他们面对社会目标和商业市场的矛盾的时候,该如何构建项目呢?其实,按照逻辑来看,答案无非两个:

  1、逆向开发:按照标准的商业市场逻辑反向开发社会问题,即我们用商业的市场开发标准评估某个社会问题的市场潜力。但这会造成很多问题,比如,影响力投资必定会倾向于投资养老、教育、健康等领域的社会企业项目,因为这些社会问题领域首先符合市场的标准和想象力,其次又具有社会影响力。这意味着,这些亲市场的社会问题领域的社会企业家会更容易完成“市场悖论”问题。

  但是,这个过程中,商业评价指标的优先以及被排斥掉的无“价值”社会问题领域会使社会企业家项目在质量上和数量上绝对地减少(因为很多无法接近商业市场标准的社会企业家会回流到公益慈善领域,甚至消亡和退出),最终导致社会企业领域在被政府“治理吸纳”后,又必然会被“商业吸纳”。

  2、正向开发:按照社会问题领域的专业调研方式,缓步、艰难,但是有效、创新地走向商业市场,即完成我常常说说的:社会问题到商业市场的开发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社会企业家首先要解决的是对社会问题领域详细、专业的探索,这会有几个产出:问题现象的获得、问题判断价值的确定、问题原因的确定以及已经有的(或者缺失)的问题措施的对比等等。这些产出会精细地明确这个社会问题领域的社会影响力究竟是什么以及社会企业家需要对外倡导和分享的社会价值究竟是什么。这是十分重要的,因为这是未来市场价值的早期胚胎。

  它比第一个方法中,直接使用商业价值去对比、抛弃、留取社会问题领域的方式不同,第二个方法更加关注的是问题本身,即唯一社会问题导向,而且在未来的开发过程中,并不与商业市场排斥。

  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所谓反向和正向的不同,其实就是社会企业家究竟是从商业的角度去发现与之匹配的社会问题领域(反向的含义),还是直接从正面直接创造、开发和发现一种社会问题的市场,再无限靠近商业市场(正向的含义)。

  事实上,在目前的投资领域和其它朝向社会创业的资源进入路径上,甚至是社会企业家本身(有时候还包括公益组织的社创项目人员)较为常用的是使用第一种方式——逆向开发。原因很简单:逆向开发使用的是经典的市场思维,这非常成熟,可以使用“拿来主义”即刻使用;另外,正向开发因为需要大量的社会问题专业技术和能力,在初始的步骤上没有“拿来主义”的模板,且社会学、人类学、公共管理等社会问题界定相关的学科和部门又与社会创业对话较少或者缺失朝向“正向开发”思维的对话。这一切,造成了现实中的出现了普遍的“逆向开发”为王的实际操作。

  面对此,笔者在该文中难以做进一步的分析。但是“逆向开发”在某种程度上确实会丧失掉“正向开发”的大量社会价值,而且问题领域会变得十分狭窄。这无疑会拖垮整个社会创新领域的发展和专业壁垒构建。为此,开发出一套“正向开发”的社会创新项目开发工具,并完成它的普及和使用,是当务之急。

  根据此,笔者尝试构建了“一般社会创新项目开发框架”作为“正向开发”的一种模式,具体如下 (这里不做具体介绍,有兴趣可以可以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我的课程) :

  “正向开发”和“一般社会创新项目的开发框架”都会聚焦在一个要点上:社会问题如何开发出商业市场?也即:问题相关人如何成为市场用户?社会价值如何转换为商业价值?这是商业方法解决社会问题的本质,也是投资去做慈善的本质了。如果可以实现,那么在我们复杂而美好的社会生活中,就不再有公益与商业的二元对立,而真正实现了社会创新的一元整合。

  问题相关人如何成为市场用户?社会价值如何转换为商业价值?这是商业方法解决社会问题的本质,也是投资去做慈善的本质了。

  拥有丰富的社会创新领域的服务经验,长期从事于早期社会创新项目和初创型社会企业的支持、服务工作。连续多年开展和参与全国性社会企业赛事、社会企业认证工作;研发完成社会创新项目的通用开发框架和社创咨询师业务;为超过300个项目或组织提供咨询服务。

图片
脚注信息
鼎汇3钟表生产企业 Copyright(C)2009-2010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